关于美术鉴赏课堂的思考
  • 来源:吉林毓文中学
  • 2018-04-12
  • 【浏览字体:    

关于美术鉴赏课堂的思考

吉林毓文中学 李丽

[摘要] 美术作为一种艺术门类,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高中美术鉴赏课的开设是培养学生审美能力,达到美育、德育目的。学校美术教育要调动高中生广泛参与,因材施教, 营造美育的大环境。创新符合高中阶段学生的美术教育教学方法,让学生在受到美的熏陶的同时,提升学生的艺术素养。

关键词:因材施教 创新能力 审美能力

新课标明确提出:“中学阶段要培养学生健康高尚的审美情趣和一定的审美能力。应该说这是推进素质教育改革的结果。”高中阶段的学生正处于性格、个人修养、审美观的形成期,高中教育在传授文化课的同时,应该提升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综合素养。那么如何通过高中美术鉴赏课堂,利用多变的教学手段,引导学生发现美、感受美,获得审美能力,建立正确的审美观,我从转换角色,建立“小先生”责任制;尊重个性差异,创建民主和谐课堂;巧用活动,创新教学模式;再现情境,提升审美能力等多方面做了一些尝试和努力。

(一)转换角色,建立“小先生”责任制

尊重学生的主体性,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人,是新教育理念下的口号。把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鼓励学生采用他们所喜欢的多种学习方式主动的、有个性的学习,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为了培养学生的独立、自主和自学能力,我给学生提供充分的活动空间,在课堂上与学生转换角色,建立“小先生”责任制。

让学生走上讲台并不是取老师而代之,教师的主导地位不能动摇,而要点拨关键、启发思维和归纳总结规律。对于学生谈的不够深的问题要抓住契机主动出击,引导学生深入理解,对于学生身上存在的不同问题,要让学生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学习。在新学期开始,我把学生分成56组,定期在本组内选取一名“小先生”,负责本节课的拓展问题和下节课相关问题。“小先生”与本组学生共同探究所讲主题并展示相关内容。在讲到中国古代绘画和西方古代绘画时,为了让学生更好的了解中西方的绘画观,我给学生出一道拓展题目:“中国山水画与西方风景画的区别?”这个问题引起了学生的极大兴趣,“小先生”们为了能在讲台上完美展示作品赏析,课前查阅了大量资料,并虚心请教老师和同学,同时组织其他组员为这个问题出谋划策。在展示环节,“小先生”们的展示成果出乎意料的精彩。有的“小先生”采用中西画对比的形式,讲解画面的构图和色彩;有的学生从透视角度讲解山水画和风景画的区别,并安排好“小演员”,以窗外的楼房为依托,展示中国画中的“高远、深远、平远”理论,使同学们很直观的了理解了中国画中的空间观念。有的学生通过查阅资料,用道家思想重“心”略“物”解释中国山水画可“游”可“居”的意境美。

通过“小先生”们的展示,我了解了学生的兴趣所在和知识的薄弱之处,并有意识地点拨引导。其他学生在接纳与质疑“小先生”的展示之后,取其之长,补己之短。在一种欢快的氛围中建立了生生民主、师生民主的关系。而学生通过当“小先生”,增强了他们分析作品的审美能力、展示作业时解决问题的创新能力,与同学完成任务时的合作能力。“小先生”的角色使学生争取到了主动学习权,走到了老师的前面,提高了自学能力,培养学生思维的广阔性、深刻性、独到性等良好的思维品质,为自己的“终身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小先生“责任制”能融洽师生感情,活跃课堂气氛,也能促进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合作学习,真正体现学生的主体地位。

()放下权威,创建民主和谐课堂

无论学生之间还是老师之间,都存在着诸多的个性差异,对于某一问题的评价标准不同,评价结果也必然不同,美术课堂是培养学生创造力、想象力、审美能力的最佳场所,我鼓励学生敢于讲真话,敢于提出问题尊重学生的个性差异,创建民主和谐课堂。

在讲到梵高的向日葵时,我问学生梵高画向日葵想表达什么?有的学生说:“阳光、热爱生命、积极向上的情感”,也有的学生说:“忧郁、烦躁、不安”,还有学生说:“梵高没想表达什么,只是画花本身”。突然我听到有个同学轻声说到:“也许三个可能都有”。是呀,为什么不可能是三个都有呢?梵高并没有明确说向日葵代表什么情感?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这样的问题他们提的多好呀?于是我马上鼓励其他同学说说自己对向日葵的真实感受,刚刚不敢说出自己想法的学生都跃跃欲试,学生们各抒己见。学生谈了诸多对向日葵的感受,但是应该如何对一件美术作品进行客观、理性的赏析美的意义呢?我做了如下提示:“任何一件美术作品都带有作者的个人情感,除了感受作品带给我们的情感体验,更要去了解一件优秀的美术作品的艺术价值,那么梵高的《向日葵》的艺术价值是如何体现的呢?我们应该如何认识《向日葵》本身的美?”有的学生说深深浅浅的黄色给人视觉上的冲击,是一种温暖的积极向上的色彩;有的同学说笔触仿佛旋转不停,充满运动与力量感;有的学生说向日葵背景的蓝色和前面的黄色对比使画面非常艳丽。还有的同学说画面构图成向上的三角形,视觉上给以抬升,色彩十分明快。我问学生:“如何全面、深刻的去赏析一件作品呢?”学生答:“读懂形式美、艺术美,挖掘作品深层的情感。”最后我总结了鉴赏美术作品几步走归类、分析、判断,最后达到感受、体验、联想。”在引导学生参与评价时,教师要通过学生的评价意见,给予及时反馈,因势利导。引导学生参与评价,把评价的权利交给学生,让学生真正成为问题的发现者、研究者和探索者。为学生有所发展、有所创造创设条件。

引导学生参与评价打破了传统课堂教学上单一的师生授受关系,同龄人之间的多层次、多方面、多角度的学生个体智慧的碰撞和信息的交流,给课堂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在对问题的争议中他们能认真的自我反思、自我评价,完善他们的审美观及个人修养。在课堂上,我尊重学生的个性差异,学生越来越敢于说出自己真实的观点,我想这对于他们将来的学习和生活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三)巧用活动,创新教学模式

由于学生缺乏专业的美术知识,很难从专业理论角度分析画面,对于美术作品的评价,要求学生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对作品分析,应该是引导感知—分析—再感知的循环过程。我运用多种教学活动,创新教学模式 增强学生审美判断力。

在《走进具象艺术》一课中,为了使学生了解具象艺术的典型性,我设置活动:“通过《马拉之死》画面,侦破马拉死亡原因,并推测马拉的身份。”要求学生组成四个国际专案组,对《马拉之死》一案展开调查。学生对“侦查员”这个身份兴趣浓厚,每个小组成员都为“侦破案件”卖力的观察《马拉之死》这幅画中的每一个细节,并且很主动的讨论本画的创作背景以及个人形象等特点。

首先发言的是“英国专案组”,“马拉死于自杀,因为马拉的神态比较释然,仿佛放下一切。通过马拉手上拿的鹅毛笔证明其是一名知识分子。”我接着问:“马拉为什么会选择在浴缸沐浴时候自杀呢?”这时候出现了反驳声,“法国专案组”说:“应该是他杀,因为我们发现了地上的匕首摆放的方向证明不是马拉握着匕首,浴缸上的盖板和旁边的桌子和上边的墨水瓶证明马拉长时间在这工作,桌子上面申请救助金的字条和钱币证明马拉是一名领导人,而且是被申请人所害。”我又接着问:“马拉为什么会长时间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工作呢?”“德国专案组”说:“背景漆黑,说明这没有窗户,应该是地下室。马拉应该是躲于迫害的领导人,推测马拉长时间在浴缸中工作可能是患病了。”我再一次发问:“作者创作这样的形象是出于什么目的?是不是为了再现客观现实呢?”“中国专案组”说:“不仅是为再现客观现实,应该是在歌颂马拉,因为死去的马拉形象并不扭曲,旁边的桌子在画面的右侧像纪念碑一样,有一种深沉、宁静的美。”在这样一个“破案”的活动中,学生通过了解《马拉之死》典型形象和典型环境了解具象艺术典型性。通过对形象的深入分析,锻炼了学生的观察力、判断力,提高了学生理性分析作品的能力。学生对马拉这个带病工作的英雄形象崇敬、赞叹,更让他们明辨是非、爱憎分明,增长了见识,建立了自己的审美判断力。

(四)再现情境,提升审美能力

杜威认为:“思维起于直接经验的情境”, 适当的情境可以让人由情入境,让学生迅速的进入学习的最佳状态。教学情境的创设,有助于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和掌握,更有利于学生情感、意志、态度和价值观的形成。任何一件艺术品都反应那个时代的生活、文化、审美等特征。为了提升学生的审美能力,我尝试以画为依托,设置多种情境,再现画中生活。从视觉、听觉、触觉等多维角度入手,提高学生对美术作品的审美能力。

在讲到《最后的晚餐》这件作品时,我设置活动:微型话剧版“最后的晚餐”。首先,要求学生首先了解《最后的晚餐》由来、画中人物形象、创作背景等信息;其次,学生选择作品中最感兴趣的一个人物重点研究,通过人物眼神、动作、表情等探讨其内心活动;最后,准备道具,展示话剧版《最后的晚餐》。展示作品时,每人说出一至三句话,并配合相应的动作,说明耶稣在说完“你们中有人出卖了我”众门徒当时的反映。学生们对自己感兴趣的形象做了深入剖析,并且准备了相应的道具和台词,每一组人物对画中形象的内心世界理解各不相同,展现了对作品的独到见解。在话剧版《最后的晚餐》中做了一个完美的展示,至今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学生对犹大这个形象的展示,有的学生说了一句:“事情败露,快逃!”还有的学生说:“不会吧,发现那么快?”学生扮演犹大紧张中的躲闪和耶稣摊开双手的坦然、无畏的内心世界形成鲜明对比,扮演其他四组门徒的同学用相应的动作和语言的互动,展现了对这件事情的震惊、无奈和气愤。每一位“演员”都对作品中人物进行了深入分析,使自己和其他同学能够更全方位、立体的了解了《最后的晚餐》所展现的内涵、情感和美的观念。我在引导学生观察画面剖析人物心理时,设置一个思考题:“艺术家为什么这样表现画面?他想表达什么主题?”学生说:“人物以耶稣为中心,分成几组,耶稣处于画面中间光线最足的地方,表情和动作毫无惧色。而犹大处于画面暗部,躲闪的动作表明他的心虚。”学生根据人物形象、色彩及三角形的构图等方面,了解了《最后的晚餐》颂扬真善美,抨击假丑恶这一绘画主题。我引导学生从多维的角度认识艺术上的观念,拓宽学生的思路。通过作品的形式使观者产生了联想和共鸣,认识到艺术家对自然、生命深刻的理解和丰富的情感以及对社会的高度责任感。

教师就是用人类艺术精品和大自然的美、社会的美,与学生共同挖掘美的规律,打动学生的感官,从而培养学生完善的审美心理结构。通过作品的情景再现,有利于培养学生的个性审美和想象力。学生在对画中形象深入了解的过程提高了审美能力、分辨是非的能力,使学生在正确的审美观的指导下审视社会,有利于养成正确的行为习惯,端正学习态度。

在创设情境进行教学的过程中,我根据学生的心理特征、知识、社会环境、自然环境等方面,注重培养学生的审美意识,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同时,我根据精心设计的问题,让学生在个性探究过程中,同学作用和教师的点拨指导下,使学生对作品的理解由浅入深,领悟作品的内涵,解决问题的同时,有新的发现和启迪。通过学生的主体实践和认识活动,激发起学生合理的想象和创造,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学生获得审美能力的同时,获得情感升华。

高中阶段是学生个性定型时期,美术鉴赏课对学生审美能力培养是学生一生的精神财富,它能够陶冶情操,提高学生在学习和生活中发现美、追求美、理解美、创造美的能力。在教学中,美术教师的最终目的是利用各种教学手段教会学生学习,即授人以“渔”,培养学生的审美能力,激发学生对美的追求,热爱学习、热爱艺术、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价值观。

今天,我有幸成为一名美术教师,希望我的学生们都拥有一个美的梦想,让他们能用勤劳的双手去创造生活,用懂得美的心灵去感悟生活,感受生命中的精彩,绘画出灿烂的七彩人生。

参考文献:
1.
孙美兰《艺术概论》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

2.现代美术教育研究所编著《普通高中美术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绘画》湖南美术出版社

教师个人简介:李丽,女,1985228日出生,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任教于高二年级,20099月参加工作,中教二级,吉林省教学新秀,吉林省教科研新秀,吉林市教科研新秀,吉林市教学新秀,吉林市教育科研“十佳”教师,吉林市书画比赛优秀指导教师,多项课例、论文获得国家、省市级一等奖。

(责任编辑:jcjy)  【打印】  【关闭
©1999-2011 吉林市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jcjyc2003@163.com
地址:松江路65号 联系电话: 0432-2024173 吉ICP备05002428号
博聚网